37年機關經驗的12字感悟

2019-10-25 10:20:25來源:中國組織人事報新聞網

第一個問題是“比較”

現實中,我們每天無論做什么事都面臨選擇,而選擇就需要比較,權衡各種方式的利弊,給出自己最明智的選項。比較是我們最常用的方法。

比如,你想給領導提工作建議,采取什么方式好呢,是寫信,還是打電話,又或者是發微信短信,再或者是見面,選擇不同的方式,會有不同的效果,也能體現一個人在處理這個問題上的智慧和經驗。

領導每天工作很忙,要見的人很多,你想面談,領導也無法預知你的工作建議是不是很重要,很可能排不上隊,見不上面。采取打電話的方式吧,不熟悉的電話或許領導不會接,加之有些事情電話也講不清楚,比較來比較去,可能通過寫信的方式更恰當些。

比如,有的干部有成績也有失誤,為了達到工作目的,對干部表揚鼓勵是一種方式,批評教育也是一種方式。要比較這兩種方式,看哪種更容易達到發揚成績、改正錯誤的實際效果。不同的人,不同的事,要采取不同的方式。選樹典型也是這樣,正面典型作為主旋律,肯定能起到教育干部、推動工作的目的,但抓一兩個反面典型更能警醒“夢中人”。

比如,一個人在社會上往往扮演著多個角色、擔負著多項責任,在父母面前是兒女,在兒女面前是父母,在領導面前是下屬,在下屬面前是領導,還有老同學、老朋友,等等。

事實上,我們只能承擔好其中的一兩個角色,絕大多數人無法承擔好所有角色,除非你是“神仙”。古人講“忠孝不能兩全”,也是一種比較的意思。

在與辦公室年輕干部的談心中,我曾說到,想當一名優秀的、以事業為重的干部,不太可能顧及到家庭;同樣,在家庭與事業中選擇家庭,也就不太可能做到人生以事業為核心。這個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事物,你只能擇之一二。

凡事有利也有弊,人類的智慧就在于通過比較趨利避弊、得大失小,而“利”“弊”“大”“小”,只有比較才能分清楚看明白。要奮斗總會有犧牲,正確處理苦與樂、得與失、知與行以及個人利益與集體利益、事業收獲與家庭付出等關系,把準方向、順從大勢、學會取舍,這就是比較的人生價值所在。

第二個問題是“換位”

“換位”就是要換位思考,設身處地、推己及人,善于站在對方以及工作對象的角度考慮問題,從中得到更多體會、更多信息,使自己的言行舉止更理性、更包容,使工作決策、舉措更切合實際、更具針對性,效果也會更好。

孔子說: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”意思就是自己不愿意做的事,不要強加在別人身上。同樣的道理,自己愿意做的事,別人不一定愿意做,所以也不要強加在別人身上,這就是典型的換位。

比如,你喜歡加班,“5+2”“白加黑”,下屬可能不喜歡。怎么辦?換位思考的結果就是不強加別人、不搞行政命令,而是以身作則、以身示范,影響大家、啟示大家,進而帶動大家。

換位不僅是人際關系中非常重要的溝通技能,也是一種重要的工作方法。

如果我們習慣了換位,就能從狹隘的世界中跳出來,“易地以處,平心而度之”。

比如,在制定一項政策時,換位思考就是確保政策符合實際的重大法寶。大家都知道,我們黨的最大政治優勢是密切聯系群眾,執政后的最大危險是脫離群眾,黨的群眾路線是一切為了群眾,一切依靠群眾,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。在制定政策時,要站在群眾的角度,設身處地體會群眾的疾苦、了解群眾的期盼、聽取群眾的“不同聲音”。

李克強總理2014年1月來安康視察時,高度肯定安康“把群眾的利益高高舉在頭頂”的民本發展理念。可見,只有換位思考,才能確保各項政策措施真正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。

第三個問題是“擇重”

“擇重”就是要選擇重點、突顯關鍵,把時間、心思、精力用在最重要的事情上,善于抓住事物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,以收到舉重若輕、事半功倍的效果,這是一種大學問、大智慧。

阿基米德曾說:“給我一個支點,我就能撬動整個地球”。這個支點就是重點。很多偉大人物都是舉重若輕的,比如毛主席,畢業于師范學校,沒有在黃埔軍校這樣的科班專門學習軍事,甚至沒有在戰場上打過槍,卻打贏了很多大仗,打贏了中國革命勝利的決定性戰役,因為他知道哪兒是戰爭取勝的“支點”。中美正式建交前的1972年,尼克松訪問中國,跟毛主席見面時,一上來就要談外交問題,毛主席擺了擺手說:“這事咱不談,讓恩來跟你談,咱們來談哲學”,這就是典型的舉重若輕。

鄧小平同志也是舉重若輕者。《鄧小平文選》中沒有什么長篇大論,一頁就是一篇文章,甚至只有半頁,話不多,但是抓住了重點,說到了要害。“發展才是硬道理”“不搞改革開放,只有死路一條”“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”“我看世界大戰打不起來”,等等。就這么幾句話,選擇了中國正確發展方向,改變了中國現代發展進程。

舉這兩個例子,就是強調舉重若輕首先是擇重,選準了重點。擇重在一個人的成長中特別重要,經濟學上把這叫做機會成本,就是你利用一定的時間或資源,選擇了干這件事情,就有可能選擇放棄另一件事情,正確的選擇是實際收益必須大于機會成本。

安排一年的工作、一個月的工作、一天的工作都要擇重。交友也要擇重,我常講,慎交友、交好友,朋友精了也就少了,朋友少了也就精了。好些領導干部毀在朋友上,毀在“最信任的人”。魯迅先生說: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”,朋友不可能太多,太多了,那是熟人,不是朋友。

第四個問題是“慎言”

“慎言”就是要修口修心、謹言慎行。古人講禍從口出。小的時候,父母、老師都教育我們,人有兩只耳朵,要多聽,有兩只眼睛,要多看,有一張嘴,要少說。但一個人又不可能不說話,說話是人最重要最基本的交流方式,一個人的思想、智慧都是通過說話來表現的。

劉震云的小說《一句頂一萬句》中有幾句經典的話,“現代人每天平均說4100句話,但其中只有10句是真話,管用。其他都是假話和廢話。”大家聊天的時候,大多都是“廢話”,有很多過渡話、背景話、感嘆話,有語焉不詳的,有重復啰嗦的,真正傳遞準確信息的就是那么幾句話。

我在河北邯鄲縣工作,與年輕干部交流時說過,激動時說話一定要小心。你發言的時候,手不停地在抖,還能發好言嗎?肯定會說一些動感情有情緒的話、不理性的話。

如何做到慎言?就需要修心,言由心生。如何修心?方式有很多種,但我認為讀書是修心的最好方式、最佳途徑,多讀書能夠管住自己的嘴,或者讓自己的表述更精當一些,這是我的體會。

我讀書甚多,但習慣一目十行,記住的少,忘記的多,效果不好。古人曰:“腹有詩書氣自華”,不口出狂言,不靠大話和假話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和水平,這是慎言的延伸意義。

第五個問題是“綜合”

“綜合”就是把所有因素綜合起來,然后得出一個結論或認識,從而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。

比如,男女戀愛,一個女孩選擇一個丈夫,要相貌靚一點,人品好一點,能力強一點,家里條件殷實一點,這些因素,綜合越多越難選擇。只找一個相貌靚的好找,只找一個人品好的好找,只找一個能力強的也好找,但是綜合起來就特別難,每增加一個要素,就會難幾倍。你總歸是找丈夫、找妻子,不是找明星、找富豪,明白了這些,學會了綜合,離“洞房花燭”就不遠了。

擇偶是這樣,工作亦如是。比如,我們評價一個地方工作,要綜合考慮,光一兩個方面突出不行,必須多個方面突出才行。

我前幾年提出,評價縣區的工作要看三個方面。經濟發展方面,有沒有好項目支撐,產業發展是不是可持續的;黨的建設方面,班子建設怎么樣,違紀違法的人多不多;社會治理方面,信訪怎么樣,群眾的訴求有沒有合理解決。

對安康市情的把握,也是綜合的結果。現在我們發展優勢是青山綠水和勞動力資源,就是常說的山、水、人資源稟賦。最近,我在人代會閉幕式上的講話,談了安康未來的發展,高鐵、航空時代來臨,新安康門戶區規劃建設,我們的發展將不再依賴于山、水、人等自然資源的獨特稟賦,我們有信心和決心迎來依靠科技、人才、資金等要素發展的“后安康發展”時期,這個結果也是綜合分析出來的。

第六個問題是“深思”

“深思”就是深入思考,再深入思考,思考越深越接近真理。通過深思熟慮來明辨是非、守正創新、破解難題。任何好的工作思路、決策,都是在深度思考中形成的。當然深思的過程是痛苦的,在這個過程中,有糾偏,有萃取,有否定。

比如,關于移民搬遷,我有一個觀點就是移民搬遷要盡量集中安置。但集中安置前期工作難一些,干部群眾有怨言。干部抱怨動員說服群眾工作不好做,群眾抱怨搬遷后生活成本加大。為什么我們還要這么做,因為它是利于長遠的。特別是對于貧困山區而言,單純拆舊建新、分散安置暫時省事,但路、水、電等基礎設施建設成本太大,加之自然災害頻發,基礎設施極易遭受損毀,容易陷入“受災—重建—再受災—再重建”的惡性循環,無法從根本上排除群眾生命財產安全隱患。

集中安置的選址都是安全科學的,基礎設施、公共服務投資利用效率高、綜合效益好。有利于發揮勞動力資源集中優勢發展產業,實現農民就地就近就業增收脫貧,從而加快農村城鎮化、工業化進程;也有利于促進土地、林地流轉,減輕農村資源污染壓力,為農業規模經營和農業現代化提供基礎條件,等等,具有多方面意義。

現在工作難一些,以后就不難了,因為這是“一勞永逸”的辦法。

比如,2012年,我還在當市長時,思考最多的是產業如何發展,研究出臺了《關于大力發展涉水產業的意見》《關于扶持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的意見》《關于大力發展山林經濟的意見》三個指導全市產業發展的文件。2012年面臨的大背景和現在完全不一樣。這三個理念超前的文件,在七年后的今天仍沒有落后,更沒有誤判形勢,這就是深思的結果。

比如,2013年我們提出發展“飛地經濟”,當時開了一個專題會議,好多同志不知道“飛地經濟”是怎么回事,發言“驢唇不對馬嘴”,但現在我們很多同志都成了這方面專家,“飛地經濟”得到了中省肯定,來安康參觀學習的外省外地領導也不少,這同樣是深度思考的結果。

比如,我們建新機場,有人說沒幾個人坐飛機,財政還要補貼,安康機場可有可無,現在大家都知道機場對于一個地方發展進步的重要性了。漢中機場設計目標為2020年旅客吞吐量達到30萬人次,但2017年就突破了40萬人次,提前三年打破了設計目標,現在又想擴建。

總之,“凡事預則立,不預則廢”,這個“預”就是事先的計劃和準備,要靠深思而來,我們每一個人要想得長遠一點、謀得深邃一些,為未來計、為后代謀。年輕干部在成長過程中,走一些彎路、經受一些挫折,是十分正常的。希望這12個字能讓你們少走彎路、少受挫折,愿以此與大家共勉。

(摘自《公務員文萃》2019年第9期)

責任編輯:lili

文章推薦

  • 暫無內容
ag赢几十万